汇期货配资合作协议多地政府债务余额大幅增长 贵宁陕或已超过警戒线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商品期货指数-期货配资_炒股配资_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11月下旬以来,全国陆续有10个省(区、市)公布2015汇期货配资合作协议年的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汇期货配资合作协议。此外,甘肃、云南、吉林、福建、安徽五省人大常委会审议了相关债务限额方案,但是并未披露具体数据。

  财政部于去年10月开始对地方政府存量债务进行清理甄别,按计划应于今年1月5日上报结果,但是甄别结果迄今尚未公布。

  若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及相关数据的公布,外界可以管窥各地政府债务余额增减、结构变化、地区风险等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已公布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10个省(区、市)中,除重庆、湖北两省市外,其他省(区、市)2015年设定的债务限额相比2013年6月末的政府债务余额出现大幅增长,其中增幅最大的宁夏甚至翻了一番。

  对已公布的数据分析显示,如果将债务限额作为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计算,贵州、宁夏和陕西预计今年末的债务率已经超过100%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警戒线,其中贵州居于首位。

  多地政府债务余额大幅增长

  按照新《预算法》和43号文的要求,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实行限额管理。每年地方政府债务新增限额和总限额,汇期货配资合作协议由国务院报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批。

  根据各省(区、市)提交当地人大常委会的审议文件,地方债务限额由两块构成,一块是截至2014年年末的地方政府存量债务余额,另一块是今年3月全国人大批准的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新增限额。

  与2013年6月末的审计数据相比较,2015年年末共有8个省(区、市)的债务限额大幅增长,其增幅在15%-130%之间。其中尤以宁夏的增幅最大,其增幅高达126.78%。

  由于每个省(区、市)今年新增的债务规模在200亿左右,因此各省(区、市)2015年年末的债务限额实际和2014年的债务余额相差不大。换言之,诸多省(区、市)的政府债务规模在2013年6月-2014年年底之间大幅增长。

  这也可以从全国数据中得到印证。今年8月财政部长楼继伟披露,截至2014年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5.4万亿,相比2013年6月末增长41.54%。

  “增长比较快是因为2014年底财政部对政府性债务进行甄别,许多融资平台由于其偿债能力比较低等因素,其债务被认定为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教授、中财-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温来成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地方财政系统了解到,在2014年债务甄别工作中,地方政府倾向于将政府负有救助责任和担保责任的债务划为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由此导致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在总债务中占比上升。

  全国来看,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占比由2013年6月末的60%增至2014年底的64%。河北省这一比例同期上升4.16个百分点。

  三省(区、市)预计债务率超警戒线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8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做说明时披露,2015年年末地方政府债务限额锁定在16万亿。

  从已披露数据的10个省(区、市)来看,2015年年末浙江省以9188.3亿的债务限额居于首位,仅随其后的是贵州省。

  更能反映地区债务风险的指标则是债务率。楼继伟在8月向人大常委会汇报时还表示,预计2015年末全国地方政府的债务率为86%,风险总体可控。

  根据审计署的审计公告,地方政府债务率为年末债务余额与当年政府综合财力的比率,是衡量债务规模大小的指标。

  但是从分地的情况来看,部分省(区、市)的债务风险不容乐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贵州、宁夏和陕西预计2015年年末的债务率已经超过100%的警戒线。

  其中,贵州预计2015年末的债务率为207.73%,宁夏和陕西预计2015年末的债务率在111%左右。其他7个省(区、市)预计债务率低于100%,但是浙江的预计债务率也接近红线。

  “100%是全国各地方政府整体的红线,局部地区有可能超过。”温来成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总体来看,地方债风险可控,但局部地区的偿债压力较大。”

  对风险较高的地方,温来成建议可以通过上级财政增加转移支付、处置存量资产、引入社会资本等方式筹集资金消化存量债务,逐步将债务风险指标调整到警戒线内。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以来地方财政收入放缓甚至负增长,土地出让金也锐减,地方政府综合财力出现下降,由此可能加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同时,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断,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发力。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也表示,(要)处理好债务管理与稳增长的关系。

  江西省财政厅厅长胡强在向当地人大常委会做债务限额议案的说明时建议:“与当前稳增长相结合,应给高风险地区一个缓冲期。”具体方法是,在分配今后年度新增债券规模时,拟对高风险地方根据风险程度适当安排新增债券,风险越高,债券安排相应减少。

  楼继伟今年3月在博鳌论坛上表示,如果一个地方债务率很高,我们给它替换老债的额度就会多,这个机制是正相关的;但分配的新债规模就低,这是负相关的。

  换言之,诸如贵州、宁夏、陕西等地未来获得置换债券额度可能比较多,但新增债券额度则比较少。